23500_1339803689851_1969345_n

該唸的書都唸了,該上的課也都上完了,該拿的證照也都考過了。
若庭:「你最想做的事是什麼?」我問自己。
答案在腦中立刻浮現:

「我最想教那些需要學習廚藝的人,讓這些人可以做健康營養又美味的菜給家人。」
「我希望因為如此,他們的家人藉著這樣的活動,可以更有凝聚力。」

幾年下來的觀察,我發現最需要這些技巧的家庭婦女,尤其是住在美國無親無故的新移民,往往是最無法走開身來學廚藝的,因為小孩通常要自己帶,上下學要接送,而且按照法律不能把小孩自己留在家。

照理說,新婚的人最想學廚藝,但是成家後的另一項接踵而來的使命,是一但開始就必須要全身奉獻的---生小孩,
好幾個住的很近的學生,懷孕時還來上上課,小孩一生下就完全沒時間。


May 來電說:「老師,我連好好的給自己煮頓飯的時間都沒有了。想去上妳的課,就像在做夢,我們自己做的菜都好難吃,就是跟妳學那幾道菜還開心些。我先生也想跟妳學品酒,但是他又不好意思把我們都丟下,自己跑去。」
May 的家就隔我幾條街,她的嘆氣也引來我的嘆氣,因為我最希望我的廚藝可以讓這樣新的家庭受惠,但是照顧小孩又絕對是最重要的。百思不解,如何想個方法來讓這些人也可以出門上上課?該開始做教學錄影了?但是有小孩的人也需要交誼啊!

老同學想要來上點心課,問我可不可以帶小孩來,我忍痛的說不行,明知小孩一定要媽媽帶,但是這堂複雜的點心課,學生實在無法分心上課,加上一堂課還有別的學生,萬一小孩吵鬧,那課程該如何進行?最後老同學還是來上課了,雖然只是幾個小時,但是我內心其實也百感交集。

記得她剛嫁來的時候尚未有小孩,她的母親來訪,連同阿姨。我還特地為她們開班,教她們現擀餃子皮做餃子,還做漂亮的肉桂捲,開心的看他們捧著肉桂捲回家,臉上有著學習的滿足表情。

   

自己其實也是愛小孩的,年輕時夢想自己最好就生個兩次雙包胎,這樣我就可以有很多小孩。無奈,姻緣來的晚(這個姻緣是非常好的,沒得報怨),就是無緣添小孩啦!


這次受邀約,去參加一個端午節粽子親子扒(事後知道共有60個大人,32個小孩),由阿嬷親手包了百來粒的粽子。

臨行前抱著去觀摩的心情, 因為之前還在思索:
「也許設計一些課,專門給有小孩的媽媽們上的,不要一次上太多東西,時間拉長一點。準備一個空間給小孩聚在一起玩,這樣媽媽就可以有點空檔聽課?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可能?」

這樣媽媽們就不會為了帶小孩只能窩在家中,還可以學些東西。或是我也可以去她們方便聚會的地方家教?

作家朋友崇彬說:「妳坐擁食品衛生管理的證照,沒有把這些知識傳遞出去,是一種犯罪的行為。」我真的不想犯罪啊!但是我自己沒有小孩,如何得知有小孩的人方便的時間?我也不知道小孩會幾點下課?何時學校開學或放暑假。

為了解決家鄉食物的思念,海外人多少都練就一番煮家鄉食物的技法。
小孩在跟自己童年時不同的文化中慢慢長大,就算家裡再怎麼天天做中國菜,也難以逃離放眼望去到處都是西方飲食的所在地。海外人總要面對西方食物的挑戰,更何況食材也比較容易取得。

聽朋友Karen抱怨小孩長大了,因為其他同學的影響,不再愛吃媽媽的中國菜,她只好做中國菜給自己吃,然後去買外賣給小孩吃。她說:『Miggi你趕快救救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主廚跳舞 的頭像
主廚跳舞

主廚跳舞

主廚跳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