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魚翅  

好友Angela因為工作關係,經常吃「頂上魚翅」,每每形容它的湯頭有多鮮美,真的非常可口,「頂上魚翅」鼎鼎有名,相較於自己在南部長大吃喜宴的「辦桌魚翅羹」經驗到底有什麼差異?還有華西街以前的「台南担仔麵」的排翅又有什麼不同?若有幾位老饕聚在一起,一談起魚翅羹也必定指向「頂上魚翅」。因為它的名字經常在耳邊響起,我開始起了嚮往之心。

菜譜

 

首先感應到這兩者的不同是這一碗「頂上魚翅羹」等於ㄧ桌10人份的「辦桌」價格。就算是經濟獨立有車有房的人,要如此的奢華也必須要在特別的日子!加上眾人伐打傷害鯊魚的惡行,滿足口慾的心願就懸在半空中,一直有那麼一點缺憾。

「我覺得一輩子至少要吃過一次,我可以從此不吃魚翅。」我透露了這樣一個心願。

端上來

上面的照片是剛剛端上來時所拍的照片,它的湯頭是最被稱讚的,我仔細品嘗這湯頭,有干貝、蟹肉仔細熬燉的雞湯味,勾芡後的濃稠感。

不冒煙的燙舌,但是味道確實是非常的細膩和純淨,滑嫩的魚翅是中華料理的高超廚藝下的產物。我不改裝飾菜盤的習性,把配料稍微裝飾了一下再拍照。

「ㄧ輩子就這一次!」我心裡盤算著,從此不吃魚翅也不會感到遺憾了。

 魚翅耕

葡萄酒好友:「你會不會把吃魚翅的經驗寫到部落格?我看妳有拍照片!」眼中充滿著期待的眼神。

我:恩!立刻陷入思索中...面有難色!!「我想想!我只拍了兩張照片!」

 現在大家都在反對吃魚翅,來吃魚翅應該要低調,真的不宜大聲嚷嚷的,還寫在部落格上,真的有點為難,但是葡萄酒知己期待的眼神,我變成好像非寫不可了

葡萄酒好友一路陪著我,在將近二十年前開始學品酒時,就不斷的對我支持與鼓勵,回想起那時候我們的對話....

     「妳應該去當侍酒師,因為你的味覺很靈敏!聽說侍酒師可以不看酒瓶,ㄧ品嚐就叫出葡萄酒的產地,聽起來好神奇噢,不知道要如何才可以辦到?」

      我回答:「那真的是不可思議!」那竟是我第一次聽到所謂的侍酒師”這個行業

將近20年後的今天,2013年初經過數年的試飲及上課,外加近三個月嚴格操練的苦讀,終於拿到Court of Master Sommelier的 Certified Sommelier恃酒師徽章。

考試時,桌上兩杯沒有任何標示的酒,我的責任是要寫出這兩杯酒的主要水果味是否新鮮或是成熟還是乾燥?陳放木頭的新舊?什麼葡萄品種?哪一國生產?什麼產區?什麼年份?加上經過嚴格設計的世界葡萄酒的各種問題。

葡萄酒知己堅持一定要去吃『頂上魚翅』慶祝,讓人盛情難卻,此行卻也合情合理的滿足了我們當年的不可思議。

 

朋友:你會如何來慶祝? 自己完成一個一生曾經認為不可思議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主廚跳舞 的頭像
主廚跳舞

主廚跳舞

主廚跳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